产油国家主权基金全球卖股套现!台股油元大户,持股明细全公开

2020-06-16| | 查看: 719| 评论:39

产油国家主权基金全球卖股套现!台股油元大户,持股明细全公开

产油国家主权基金在全球卖股套现,《财讯》独家统计,油国基金在台股部位大约 2,556 亿元,佔总市值约 1%,卖压将造成震荡加大,投资人宜留意筹码变化。

国际油价从 2014 年中,自每桶 100 美元崩跌以来,至今跌幅已经超过 6 成,想想看,一般人手上的股票、房地产,如果价值下跌 6 成,只靠节衣缩食、量入为出是不够的。产油国也一样,过去十几年享受高油价的好处,由奢返俭难,再加上 2010 年底中东茉莉花革命后,政府为了安抚民心,已大幅提高社会福利预算;因此,在预算支出增加、收入腰斩的双重压力下,这些产油国的艰难处境可见一斑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石油出口国不得不从市场抽离流动性,以满足本国财政或者债务的需求。法国巴黎银行去年研究已经显示,石油美元 18 年来首次由正转负,意味能源输出国正从全球撤走石油美元,产油国家的主权基金卖股已是必然趋势,影响所及,自然也成了台股外资的一大卖压。据《财讯》统计,油国相关基金持有约 59 档台股,目前总市值约 2,556 亿元,大约佔台股总市值 1%。

油国基金爆赎回潮
59 档台股  恐成提款机

沙乌地阿拉伯是全世界最大的原油外销国,国际货币基金(IMF)指出,石油佔该国 90%的收入,以油价每桶 50 美元左右的水準,沙国预算赤字佔 GDP(国内生产毛额)的比重就高达 20%,除了发行债券,也必须卖股票套现。

去年第三季开始,沙国已经在全球减码股票高达 710 亿美元,今年第四季布兰特原油每桶跌破 50 美元,沙国又展开第二波的赎回潮,包括直接及委外代操,为了抽回现金,基金经理人几乎是有价格就卖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导,赎回潮令代操基金的规模缩减 20% 至 25%。

事实上,沙国央行就是台股的最大主力,持有台股的市值超过 1,500 亿元。最大的一笔投资就是台积电,贡献绩效卓着。截至 2014 年 7 月止,持有台积电股权 3.1%,是第三大股东,以 12 月 11 日收盘价 139.5 元计算,持股市值高达 1,121 亿元,是所有油国基金中,持有台湾个股金额最高者。此外,产油的阿布达比投资局也有不少台积电,是第五大股东,持股市值高达 502 亿元,随着油价下跌,来自二大中东基金的卖压可能还会持续。

但就长期投资的角度,当市场套现压力出现时,却是买股的好时机,台积电在今年 8 月 24 日出现 112.5 元的今年最低价后,至今反弹 2 成,加上公司基本面稳健,未来当市场出现不理性杀盘时,将是危机入市的时点。

沙国央行是台积电第三大股东
联发科、台达电  也是持股重心

从沙乌地阿拉伯央行的台股明细看来,持股颇为集中,前五大持股分别是台积电(市值 1,121 亿元)、联发科(市值 110 亿元)、台达电(市值 78 亿元)、中信金(市值 75 亿元)、国泰金(市值 55 亿元)。

以股价走势而言,台积电进入障碍高,表现最稳,联发科、台达电除了受到红色供应链威胁,还面临油国基金减码,联发科今年高价 505 元,现在剩 257.5 元,几乎腰斩;台达电高价 214 元,现为 155 元,跌幅达 27%,法人圈内分析,台达电今年前三季 EPS(每股税后纯益)5.56 元,去年同期 6.43 元,衰退幅度不像联发科那幺大,股价修正和油国卖压有关。

有趣的是,中东油国基金和中信集团辜家的交情实在不错,沙乌地阿拉伯央行持有中信、中寿(持股市值 37 亿元),还持有辜仲立旗下中租 3.46%(市值 21 亿元),市值合计逾百亿元。但是在套现的压力下,中信金 4 月底高价 24.8 元,现在只剩下 16.25 元,跌幅接近 35%;中寿自高点以来的跌幅也达 26%;中租则是惨跌 39.5%,而中租今年前三季 EPS 4.52 元,去年同期 4.68 元,相差不多,法人套现可能是一大主因。

阿布达比投资局在台股投资历史悠久,偏好电子股,最大笔的台积电市值达 502 亿元;第二大持股就是鸿海,持有 1.29% 股权、市值 171 亿元;第 3 名是日月光的 1.32%、市值 37 亿元;中寿 1.83%、市值 15.5 亿元;友达 1.17%、市值 9.4 亿元,其中以友达的表现最差,阿布达比持股至少 3 年以上,光是今年股价就腰斩,损失惨重。

中东油国基金在台股投资最大、赚最多应该是台积电,若把时间拉近,近年最成功的一笔投资可能是科威特投资局,目前持有儒鸿 1.76% 股权,市值高达 19 亿元,算是少数跟上机能衣运动风潮流的成功投资。

挪威主权基金动向受瞩目
持有鸿海最高  达 156 亿元

不过,随着油价跌势不止,各产油国除了低价卖油,也只得再加大卖股力道,南韩金融监督院的数据显示,今年 9 到 10 月,沙乌地阿拉伯是南韩股市最大抛售方,而基金抛售会产生连动性,到 12 月 8 日止,海外基金再次净抛售韩股,第四季以来,卖超韩股已达 23 亿美元。比较起来,从 10 月 1 日到 12 月 11 日,外资卖超上市台股 123 亿元台币、还买超上柜 88 亿元,如果统计今年以来,外资净买超上市柜台股共 904 亿元,台股的处境相对韩股好很多。

除了中东油国的卖压,就连先进国家也有压力,例如在全球名列前茅、规模高达 8,200 亿美元的挪威主权基金,动向就备受注目。挪威央行行长今年初表示,如果油价在每桶 60 美元,则主权基金就不再有净流入,也就暗示,一旦跌破这个价位,就有卖股求现的压力。

挪威主权基金有 6 成左右布局在全球股市,果然,10 月底首度宣布要动用基金资产 4.5 亿美元,以补贴石油营收的损失,可以想见随之而来的卖压。今年第二季,挪威 GDP 衰退 0.1%,因为石油企业裁员 2 万多人,失业率徘徊在 2006 年以来的新高,挪威目前的利率已降至历史新低,1 年内还可能再降息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挪威主权基金也是台股的大户,不同于中东基金的集中持股,挪威的持股分散,金融、电子、传产业都有,持股市值最高的是鸿海 156 亿元,其次是金融业的台新金 13 亿元、合库金 12 亿元。以挪威主权基金的持股明细来看,就有 21 档的市值超过亿元,一旦减码,对于中小型公司的冲击将甚于权值股。

产油国、能源相关企业,其财务状况是众所瞩目的焦点,除了卖股票美化帐面,断尾求生、处分非核心资产也是手段之一,油国基金在台股拥有庞大部位,造成震荡加大,投资人宜留意筹码变化。

产油国家主权基金全球卖股套现!台股油元大户,持股明细全公开


相关阅读